To Iterate is Human

To Recurse, Divine

上周末去天津出席本科室友的婚礼,领了狗粮。最大的感触,就是觉得有个艺术相关的业余爱好也蛮好的。

G20 期间杭州戒严,许久之前便听说过「只许出不许进」的传闻,为此还担忧一去不返。还好前些天有一胆大的同事妹纸也是去室友的婚礼上领了狗粮,我了解到事实并没有传闻的那么夸张之后,就买了周末往返的机票,欣然起行。

Read More...

也许你已经注意到,我的博客的样子变了。不管是变得好看还是不好看,总之是有了些变化。我大约在一年多前写过一篇 博文,记录当时给博客更换主题时的经历和思考。这一次就不仅仅是换个主题这么简单了,我更换了整个博客系统,将博客从 Hexo 迁移到了 Grav

之所以会对博客做这么大的动作,其实是在两年的时间里使用静态博客生成器,能玩的花样基本上都玩了,但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一些不便(或者说是在折衷上有冲突),想要在一个新的世界里开始新的折腾之旅。

Read More...

最近在室友的安利下,接触了一款经久不衰的游戏,侠盗猎车手,也被简称为 GTA。其实我在多年之前就听说过这款大名鼎鼎的游戏,但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能入坑。没想到最后还是在室友的 PS4 上体验了一把,增长了人生的经验。

其实我玩过的电子游戏并不多,抛开手机上林林种种的休闲游戏和 Windows 自带的纸牌扫雷不谈,我最早玩的游戏应该是大富翁。那时还是在小学的电脑课上,完成了键盘打字练习之后的欢乐时光。后来便是被称为「打飞机」的雷电 3,以及仙剑奇侠传、反恐精英、魔兽争霸之类的经典游戏。

Read More...

最近写了一些关于 Python 远程调试的扯淡向博文,第一篇是「远程调试你的 Python 代码」,第二篇是「使用 VS Code 远程调试 Python 程序」。前些日子开了一个叫做「第八个手艺人」的微信公众号,本想混个原创,骗点零花钱,于是把这些文章首发在公众号上了。可惜微信始终不给我原创标记,微信文章的阅读量也上不去,我也就渐渐失去了玩公众号兴致。

后来看到耗子叔的新博文「为什么我不在微信公众号上写文章」,想想自己写博客的初心,果然还是不要整公众号这些幺蛾子了,回到我的博客,回到我这个可以被 Google 爬取、索引,被同行轻易搜索到的博客。

Read More...

明天开始,我就要换个地方上班了,告别工作了两年多的阿里巴巴西溪园区。不是换了工作,而是部门换了办公地点,从乡下(余杭)搬到了山里(转塘)。在更早一些时候,为了迎接办公地点的变动,我十分不舍地搬离了一到杭州就进驻的小区——翡翠城,住进了转塘某贫民窟。不仅居住条件下降了,房租开销还上涨了,真是无奈。

最近我工作上比较忙,为了追赶进度,周末不得已也得加班写代码,于是周日的今天,(也许)就成了我在西溪园区办公的最后一天。

Read More...

最近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每天都在杭州市的转塘街道和仓前街道两地奔波,一趟几十公里,打车都需要几十分钟到一小时的样子,出租车跑一趟的钱都接近一百大洋。不过好在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了,很快部门就要搬迁了,到时候上班起来会近很多。

连接留下和转塘的道路比较有意思的,一条是国道,另一条是绕城高速,两条路几乎是平行着走的,只不过高速在上面,国道在下面。于是每次打车的时候,都会被司机师傅询问同一个问题:走不走高速?

Read More...

在上一篇文章 远程调试你的 Python 代码 中,我简单介绍了 Python 世界中的两种远程调试模型:PyCharm 选择的 debugger as debug server 模式和 VS Code 提供的 debugger as debug client 模式,并分享了 PyCharm 的远程调试适用于单体应用,VS Code 的远程调试适用于大规模的分布式应用的观点。

随后有同行来信咨询我具体如何使用 VS Code 来远程调试。由于 VS Code Python Plugin 的文档并不完善,我只好再写一篇博文来介绍如何使用 VS Code 去远程调试 Python 程序。

Read More...

Everyone dies alone. But if you mean something to someone, if you help someone or love someone, if even a single person remembers you. Then maybe, you never really die at all.

Person Of Interest, aka 疑犯追踪,在经历了整整五季之后,终于迎来了一个并不十分 Happy 的 Ending。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大结局的 S05E13,POI 为我们熬了一锅浓浓的鸡汤,就是我在文章开头引用的那段英文。

Read More...

虽然我之前一直自称「Python 汪」,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在生产环境中大规模使用 Python 的经验,更多的是用 Python 来处理日常生活中的数据处理、自动化等需求。

几个月前我加入了一个除了 Java 之外还大量使用 Python、Erlang,少量使用 Golang 的团队,甚至 Python 在团队中的地位要高于 Java。于是我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 Python 汪。

Read More...

刚毕业之后工作的头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的工作都是围绕一个业务系统展开的。开发业务系统的一个感觉就是,作为开发者基本上不用去考虑 RPC 应该怎么写,消息队列、数据库、缓存应该怎么选型,配置文件用 ini 还是 YMAL 之类的问题,只需要专注在借助集团多年沉淀下来的技术栈上把业务系统搭建出来,确保系统稳定运行,帮助业务团队实现业绩目标就好了。

因为一直写的都是业务代码,在大量调用其他团队提供的 API 的同时,也大量提供 API 供其他团队调用,然后就渐渐地形成了一种思维惯性,理所当然地认为 API 的行为和它的命名是一致的,如果我调用某个 API 之后发现它的行为不符合它的命名描述,还可以推动 API 的维护团队去提供一个「政治正确」的 API。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