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如果你一直在用一款软件,却没发现任何非预期的状况,那只能说明你对这款软件的使用还不够深入
小鶸·仁波切

自封「Grav 大中华区首席布道师」的我,用 Grav 搭建博客将近一年,却一直没碰到什么奇怪的问题,对此我深感惭愧,用得还不够深入啊!就在今天,事情出现了转机,我似乎把 Grav 用出 bug 来了。

Read More...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仿佛毕业典礼还在昨日,我却已是工作三年的社畜。20岁那年大学毕业,还记得我是 2014 年 7 月 7 日办理的入职手续,史称「七七事变」。前不久,2017 年 7 月 7 日,便是踏入社会三周年的日子。

感谢曾经努力的自己。

Read More...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一年一度的凹挺就此拉开序幕。所谓凹挺,很多人以为是公司出钱让员工出去浪,其实只是换个地方写代码而已,绝大部分支出还是自己掏的腰包。

前些日子去了长滩岛,跟团。那几天正好遇上杭州大雨,长滩岛也下雨,离约定的出发时间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候,我临时起意,决定回宿舍一趟,拿雨伞。人算不如天算,本以为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打车来回绰绰有余,谁知道最终还是没赶上趟,只好让大家先行出发,我随后自己打车前往机场会和。

Read More...

我们这些所谓的创作者啊,从被告知不用勉强的瞬间开始,就会止步不前。正因为有无法赶上的截稿日期,与「时间和质量的平衡战斗」,不进行这样拼上性命的比赛,就无法进步

Read More...

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我接触日本的影视作品,是从动漫开始的。抛开小时候看的奥特曼、神奇宝贝之类幼儿向的动漫不谈,大学之后开始看绅士向的动漫,比如「某科学的超电磁炮」之类的。工作之后依旧在闲暇之余访问 Bilibili 追新番,但是也开始渐渐接触动漫之外的影视作品,比如日本的连续剧、电影。

前些日子看的几部日剧都是喜剧类型的,演技浮夸却让人无法自拔,哈哈哈哈蛇精病根本停不下来。因为深陷日剧泥潭,我已经有些日子没看书了,好气啊!

Read More...

去年蜗居了一年的住所,唯一让我满意的,是那台我和室友一人拥有一半股份的洗衣机,准确来说是「洗烘一体机」,洗完衣服顺便烘干的那种。每一次搬家,都是一次断舍离。丢弃了不少瓶瓶罐罐,唯独这极具科技含量的造物,不舍得丢弃,和我那闲置一隅的 MUJI 换气扇一道,从那里搬到了这里。

Read More...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搬家时节。去年跟随公司从余杭搬到了转塘,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提不起兴致收拾屋子,再加上个人对居住条件不太满意,也就浑浑噩噩地生活了一年,该吃吃该睡睡就是不怎么打扫屋子。终于混到了租约快要到期的地步,正准备在附近的商业街周围找个屋子,恰巧同组的同事厌倦了每天从城市的这一端到那一端的来回奔波,我们一拍即合,一起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个别墅。

Read More...

之前把博客从 Alibaba Cloud 迁移到 Google Cloud 之后,页面访问速度下降了一两倍,虽然我并不太在意页面访问速度,但还是能感觉到明显的延迟,毕竟虚拟机的物理位置从香港跑到了美西,RTT 翻倍是逃不掉的。延迟增大之后我访问后台的等待时间也变长了,这一点我还是比较在意的,但是也懒得把博客迁移回去了,将就将就也还好。

Read More...

这大约是一年之前的故事了。那时我图样图森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用 Vert.x 框架写了一个充斥着反模式的消息队列。那时的我刚来到阿里云,唯一擅长的架构就是无状态的系统,数据全扔数据库里,数据库前面挡一层缓存,应用服务器完全对等水平扩缩容那种。Vert.x 也是我第一次用,完全异步的开发模式把我折腾坏了,即使用了 RxJava 成功规避了回调地狱,但也深深感受到用异步框架开发复杂业务基本是痴心妄想。

Read More...

前几天同事来找我看一个问题,说是一个 Python 进程完全堵住了。从日志来看确实是堵住了,卡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尝试获取文件锁。比较悲催的是这段堵住的代码是我写的,简单地包装了一下领域相关的 Cgroups 操作和一些目录、权限的创建和回收。之前这份差事在我眼中属于「无聊的日常」。

工作并不总是充满挑战和乐趣,正因为大部分工作都是无聊的日常和琐碎的协作,有时候还有无奈的填坑和妥协的背锅,挑战和乐趣才显得难能可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