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要说 2016 年我在技术上的最大的收获,当属心态发生了转变。在此之前,我在技术上没有一个明确钻研方向,为了解决问题嘛,碰到什么问题就搞定什么问题,一时半会搞不定就绕过去,也能获得很好的结果。到头来却是,我成了一个「全栈」工程师,不知道我真实水平的人以为我能力很好,什么烫手山芋交给我都能得到超出预期的好结果。我自己却感觉到彷徨和困惑:几年之后,人们提起我的时候,想到的是一个干活很靠谱的全栈,还是一个别的什么?

Read More...

最近几周一直在魔改一个重要的生产系统,给这个系统加上了一个嵌入式的关系数据库,在内存中缓存一些结构化的数据,使得应用在和数据库之间发生网络隔离的时候也能做一些关键操作。既然是缓存就会涉及到缓存失效、同步、一致性等一系列问题,好在我可以充分利用业务特性来实现最终一致性,但是还是在数据同步上遇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何将数据库中有记录被删除这件事情通知到应用,使得缓存中的相关记录也被删除?

Read More...

网易又双叒叕打造了一款厉害的游戏,我自然也不能免俗下载体验了一番这款名为「阴阳师」的「国民手游」,并首次在其中体验了网游氪金的快感。

前些日子我知道这个游戏,但是由于我一直没有玩网游的习惯和精力,也就一直没有想过要体验一番。后来认识的一些朋友开始在社交网络上各种晒姑获鸟,各种吸欧气,看得我心中长草。因为不知道「吸欧气」是什么鬼,我还专门学习了一个提高了姿势水平,还学到了「玄不救非,氪不改命」这句箴言。学习完之后就开始玩阴阳师了,毕竟也想看看自己到底是欧洲人还是非洲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