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我一直都在寻找一种优雅的方式来管理我的知识。如果能够优雅地分享,那是最好不过。为此,我先后尝试了 Wiki,Evernote,Blog 等各种媒介。

大三那年,学习了冯志勇教授讲授的《知识工程》之后,我发现语义网的确是知识的良好载体。知识有定义有关系,定义之间通过关系互相连接而形成一张大网,当这张网足够大,覆盖面足够全,本体就形成了。

Read More...

关于「写作 OO 读作 XX」这种事情,虽然已经玩了许久,但是还是感觉挺有意思。其实「写作 OO 读作 XX」是日文书写中的旁注标记,用于表达「OO 的正确含义是 XX」[^1]。

[^1]: 写作oo读作xx - 萌娘百科 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早些时候,当我想要做旁注标记的时候,只能先把文字写上,发音写在括号里。其实这样的做法是很痛苦的,因为拼音的声调实在是太难输入了。

Read More...

刚开始使用电子邮件的时候,用的 QQ 邮箱。那时候也没有使用邮件客户端,就是挂着个 QQ,收到邮件之后会在桌面右下角弹出个提醒,然后点开就进入了邮箱的 Web 界面。渐渐的我有了多个 QQ 号,自然就有了多个 QQ 邮箱。

Read More...

不久之前,我的房间里堆满了垃圾。其实这些东西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垃圾,都是一些鸡肋的衣物、杂物,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Read More...

早先学习 Scheme 的时候,就已经对 Lisp 那行云流水般的表处理手段一见倾心。后来使用 Python 做数据处理时,语言内置的高阶函数更是得心应手。工作之后开始使用 Java,一开始的时候仿佛回到了石器时代。

直到后来我找到了 Guava,才终于又可以使用熟悉的方式去操纵集合。

函数式风格的表处理让开发者从底层的迭代处理中解放出来,从更加抽象的层面来思考问题。然而,Guava 仅仅实现了 map、filter 者两个高阶函数,并没有实现 reduce。

Read More...

前几天我突然发现,Hexo 启动 server 之后,没法感知文章的修改然后自动刷新页面。这个问题让我很困扰啊。虽然我写 markdown 的时候不需要实时预览,但是修改主题的时候如果没有实时预览,根本就没法开心地玩耍了。

然后我又重新踏上了折腾之路。

Read More...

最近开始使用 Tmux 之后,感觉还是在服务器上才能发挥出 Tmux 的价值。可惜的是公司的服务器上没有安装 Tmux,跳板机上我也只有普通用户权限,没法安装软件,于是我琢磨着从源码编译一个。

Tmux 唯一的依赖是 libevent,所以我需要先把它编译出来。之前我编译软件之后都是直接使用 root 权限,如今没有了 root 权限,安装软件都成了让我拙计的事情。

Read More...

最近有一天在半睡半醒间折腾应用的部署脚本,折腾好了天也亮了。期间顺便折腾了一下 Tmux 和 Luit,弄了一套勉强可用的 Tmux 配置出来。

Tmux 一般都是安装在服务器使用才能发挥最大效用,本地使用的话,似乎只能当作一个终端复用的工具,对效率没有太明显的提升。

Read More...

这两天有几个同事在部署新应用的时候遇到了阻碍,师兄让我去帮忙看看。

一开始我以为是新应用的工程结构不符合集团的部署规范。一番折腾无果之后我给重新搭建了一套,然后把代码迁移过去。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一开始想错了方向,我们折腾了一天才确认是内存不足,只好联系管理开发环境的同事分配更大内存的机器,然后应用终于部署起来了。

Read More...

最近协助小师妹搭建 Hexo 博客的时候,发现官网的插件列表里面多出了好些插件,其中有一个酷炫的 Github 挂件让我心动不已。

之前我用的 Github 挂件是从开源中国社区的页面上抠下来的,勉强能用,但是和这个挂件比起来就差的远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