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最近有一个叫 Surge 的 App 火了。一时间网上出现各种介绍如何科学使用 Surge 的文章,V2EX 还有网友发帖感谢 Surge 的作者。

这个 App 售价 68 RMB,好贵有木有,但是我还是没忍住加入了剁手大军。

Read More...

前几天我的博客挂了,6 个多小时不可用。准确来说,是部署在 Gitcafe Pages 上的我的博客不可用,影响了墙内用户的访问。与此同时,我部署在 Github Pages 上的博客依然坚挺,墙外用户访问正常。

独立博客是博主分享想法、和读者交流的根据地,技术博客则是程序员的名片。都是我维护的系统,为什么我的博客不能和生产系统拥有差不多的可用性保障?

Read More...

一年一度的「双 11」又要到了,阿里的码农们进入了一年中最辛苦的时光。各种容量评估、压测、扩容让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搞双十一。

如何让系统在汹涌澎湃的流量面前谈笑风生?我们的策略是不要让系统超负荷工作。如果现有的系统扛不住业务目标怎么办?加机器!机器不够怎么办?业务降级,系统限流!

正所谓「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降级和限流是大促保障中必不可少的神兵利器,丢卒保车,以暂停边缘业务为代价保障核心业务的资源,以系统不被突发流量压挂为第一要务。

Read More...

七天的长假,就这么结束了,无论过得好过的坏,就这么结束了,明天就要开始上班。

对我而言,这七天其实过得还算不赖,休息得不错,体能也在恢复,虽然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也比放假前要好了不少,至少咳嗽基本上好了。

噢对了,这七天假期里,钱也花了不少。因为 Work-Life Balance 失衡导致的精神空虚,就完完全全在物欲上发泄出来了(强行甩锅。

Read More...

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这个世界上的一部分人,在上网的时候需要一个东西,叫做「代理」。在无数前辈高人前仆后继的努力下,我们终于能够用各种姿势花样代理。

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you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但买了 VPN,买了某牌子的代理,还有一台位于香港的 ECS。于是我也就可以换着花样玩代理,最近常用的代理方式是 SSH Tunnel[^1]。

[^1]: 实战 SSH 端口转发

Read More...

国庆期间的户外体能恢复计划,随着一场场的秋雨,就这么泡汤了。接下来的假日,只能考虑室内运动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保持着健身的习惯,那是 14 年 9 月 到 15 年 3 月这半年的时光。那时候我常去公司的健身房,还请了私人教练来指导。

那时候的健身锻炼卓有成效,我的体重也从一开始的 74kg 下降到了 65kg。3 月之后我没有再买课时,然后自己断断续续锻炼了两个月,身材和体能也还保持着。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从 4 月开始,工作上的事情就让我忙得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了。

Read More...

说来也是可笑,二十多年了,都没去过几次电影院。想想那数的过来的几次,无非都是小学初中的时候被迫去海口的工人电影院看那些什么教育片,「美丽的大脚」之类的。

高中之后开始玩电脑,而且玩的挺溜的,于是各种电影唾手可得。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没有人在意版权不版权的,只管分享和下载。

再后来上了大学,学渣属性叠加了死宅、穷逼、屌丝和单身狗四大属性,对电影院这种花式虐狗的地方就更是敬而远之。于是乎,本科四年,未曾踏入电影院半步。

Read More...

昨天我看了一部电影,「十二公民」。这部电影折射了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以及部分国民(说的就是我)对于公民素养的缺失,是二十多年来唯一一让我看得无地自容的电影。

最近几年,我们从各个渠道渐渐也了解到欧美法中大名鼎鼎的「陪审团」制度,并认为这是民主法治的外在体现。因为中国现阶段并不存在类似英美法的「陪审团」,影片虚构了一个所谓的「家长陪审团」,并且背景是法律大学的英美法补考。

Read More...

在上一篇博客「重返 Linux 世界」中,我说 Linux Mint 17.2 的登陆界面比之前的要好看不少。作为佐证,我贴了一张 Linux Mint 登陆界面的截图。

在日常使用中,我们的截图操作都是在登陆系统之后进行的,比如捕获一个窗口,捕获指定区域,或者捕获整个网页。要给登陆界面截图,那是在登陆之前就要做的操作,这可难倒我了。

Read More...

入职以来一直用自己的 MacBook Pro 来为公司工作,最近却整出了个强制安装杀毒软件的事情,我觉得是时候对自己的电脑好一点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自己的净土必须自己来守护,以后就用 Linux 来为公司工作。

You can you use Linux, no can no bb。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公司还蛮宽容的,给不愿意安装杀毒软件的开发狗们留了一条生路,虽然这条路对于大多数开发狗并不好走。毕竟不是所有的开发狗都像我一样在大学期间把 Linux 当做日常系统来使用的(捂脸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