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大约从我工作一年半时开始,「码农背」开始对我不离不弃,每年一次的例行体检,也无情地宣告我的颈椎曲度,与健康的形态渐行渐远,从一开始的「颈椎曲度变直」,到 2017-12-30 在省医院骨科确诊为「颈椎反弓」。

生而为人,作为宇宙间渺小的一颗尘埃,最终能够陪伴我们一生的,只能是这一具血肉之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身体的债,如果不及时还上,也许就永远没有还上的机会了。

Read More...

这两天请了年假在家休息。经历了半年多的高强度工作和缺乏锻炼,我大约在一个多月前出现有点严重的背疼。歪果仁把这种职业病叫做「Programmer Back」,我把它翻译为「码农背」。「鼠标手」和「颈椎病」是另外两个臭名昭著的程序员职业病,至于「腰椎盘突出」似乎还不是程序员的专属,坐着上班的所谓「白领」都有风险。

具体的表现是斜方肌僵硬疼痛,右侧菱形肌拉伸、按压疼痛,第七颈椎棘突以及下面几个棘突按压疼痛。

Read More...

国庆期间的户外体能恢复计划,随着一场场的秋雨,就这么泡汤了。接下来的假日,只能考虑室内运动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保持着健身的习惯,那是 14 年 9 月 到 15 年 3 月这半年的时光。那时候我常去公司的健身房,还请了私人教练来指导。

那时候的健身锻炼卓有成效,我的体重也从一开始的 74kg 下降到了 65kg。3 月之后我没有再买课时,然后自己断断续续锻炼了两个月,身材和体能也还保持着。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从 4 月开始,工作上的事情就让我忙得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