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After working as a software engineer for two years, I find writing weekly report a really tough experience.

I spent lots of time doing trivial daily works and finally I can't recall them when I need to write the fucking report.

I have to spend time writing what I did this week instead of creating useful code pieces, reading some books or having some fun.

Read More...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问君能有几多愁?为了一份周报想破头。

要说工作之后最让我头大的事情,其中一件就是每周都得写周报了。实习的时候,还曾经因为周报太简单,被大老板批评「要是再这么写周报,以后都别写了」。

Read More...

工作之后,我常常在写代码的时候带着耳机听歌。并不是我真的有多喜欢这些歌曲,我只是想有一些声响去帮我抵御工作环境的噪声。反正我就用流行的音乐服务随便听着,一开始是豆瓣电台,现在是在网易云音乐上跟着推荐的歌单列表循环。

在工作电脑上听音乐,拔掉耳机那一刻最危险,一不小心就迷の尴尬,将我那本就不高的音乐品味暴露在众人面前。如果 OS X 能像 iOS 那样,在拔掉耳机之后自动停止播放就好了。

Read More...

最近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每天都在杭州市的转塘街道和仓前街道两地奔波,一趟几十公里,打车都需要几十分钟到一小时的样子,出租车跑一趟的钱都接近一百大洋。不过好在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了,很快部门就要搬迁了,到时候上班起来会近很多。

连接留下和转塘的道路比较有意思的,一条是国道,另一条是绕城高速,两条路几乎是平行着走的,只不过高速在上面,国道在下面。于是每次打车的时候,都会被司机师傅询问同一个问题:走不走高速?

Read More...

For some reason, I don't want to write blogs in Chinese these days, mostly because I want to get rid of the "bad money drives out good" games.

I am not aimed at specific one, I mean all technology news aggregators in Chinese are definitely garbage.

Read More...

我们在独立博客上不断地创造内容,不断的分享知识,最希望得到的,也许是读者的回应。我们希望知道自己的分享被多少读者浏览,于是我们使用了各种各样的访问统计。我们希望读者能够和我们展开讨论、交换观点,于是我们维护了文章评论区。为了鼓励和促进分享,我们在知识共享协议下发布博文,要求转载文章的同时附上作者信息,演绎之后使用相同的知识共享协议。

但是这个世界总是不缺破坏规则的人。

Read More...

这是我元旦假期的折腾成果。这里先分享一下思路和实现过程中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代码稍后整理后分享到 Github

前些日子,同事送了我一个 Kindle,于是我开心地往里面灌了好几本书,开始假装文化人。

Read More...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服务端开发者怎么开始研究运维去了,所以 ECS 酱同我讲话,说「大家都决定了,你来负责运维」,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服务端开发者怎么就搞运维了呢?但是呢,ECS 酱讲「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所以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叫「苟利集群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所以我就开始运维。

Read More...

最近有一个叫 Surge 的 App 火了。一时间网上出现各种介绍如何科学使用 Surge 的文章,V2EX 还有网友发帖感谢 Surge 的作者。

这个 App 售价 68 RMB,好贵有木有,但是我还是没忍住加入了剁手大军。

Read More...

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这个世界上的一部分人,在上网的时候需要一个东西,叫做「代理」。在无数前辈高人前仆后继的努力下,我们终于能够用各种姿势花样代理。

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you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但买了 VPN,买了某牌子的代理,还有一台位于香港的 ECS。于是我也就可以换着花样玩代理,最近常用的代理方式是 SSH Tunnel[^1]。

[^1]: 实战 SSH 端口转发

Read More...